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激战“五环外” 阿里联姻趣头条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沈运霞

15路人马,耗时两个月,走访2500多户村民,佛山市顺德区龙江镇新华西村宝涌工业区改造方案,最终赢得98.8%的同意率。

这是顺德382个村级工业园改造中常见的一幕。

村级工业园被誉为顺德制造的“产床”,孕育了7000亿元工业产值的辉煌,却也留下了高耗能、环保、安全等问题。因利益错综复杂、牵涉面广,村级工业园改造被称为最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2018年9月,顺德获批率先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。借助这一契机,顺德刀刃向内自我革命,以壮士断腕的勇气,从村级工业园改造这个最难处入手,掀起一场必须打赢且没有退路的攻坚战,为高质量发展腾空间。

利益格局如何调整?

村级工业园改造为什么难?核心在于利益关系错综复杂。

大良五沙沙坑工业区占地面积只有376亩,却被划分为24块地皮,私人承包后又再转租给61间生产经营单位,剩余租赁期限长短不一,短的6—7年,最长的25年,土地租金才2万元/亩。

村民都知道改造可以带来收益,但对土地价值、补偿金额等难以统一意见。同时,由于改造需要周期,“收益空当期”的损失也是明摆着的。生产企业更不肯主动停产搬迁。

顺德全区共有382个村级工业园区,几乎每个园区都权属复杂,而且千差万别。这意味着,推动村级工业园改造没有统一的路径可依循。

更难的是,政策上也有瓶颈。根据新法规,村级工业园存在历史遗留问题,不少厂房都没有报建手续,且不符合新的规划要求,拆掉后无法重建,这是许多利益方难以接受的。

“先创特例,再成先例。”顺德区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王勇说,村级工业园改造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,就先从个案入手,寻找各方利益“最大公约数”,从破解个案难题中积累经验。

首先要做通村民与村集体的工作,为他们算好经济账、长远账。“我们与村委会、股份社、村民代表反复商讨改造方案,确保村民的长远利益和短期利益相互结合。然后,挨家挨户解释,务求让每位村民都能读懂、听懂、理解方案。”龙江镇经济和科技促进局副局长康裕安说。

改造后,新华西村村民每年分红是原来的3倍多。“这几十年,我经历过很多次征地,这次是最公开公平公正的一次。”新华西村村民何仕波赞叹道。

其次是建立市场化退出补偿机制。一方面,一家一家与园区业主和企业协商解除租约,另一方面,各镇街大力兴建腾挪园区,妥善转移安置村级工业园中的优质企业,减少企业利益损失。

但随着改造深入,一些固有的体制机制藩篱,再次让工作寸步难行。为此,省委深改组批复同意,赋予顺德18项政策支持和权限突破,鼓励顺德向体制机制障碍“开刀”。

“省委鼓励顺德大胆试、大胆闯、自主改,只要有利于高质量发展,改错了也能容错免责。”顺德区委改革办主任欧胜军表示,在18项省级支持事项基础上,顺德创新了12项做法,并出台了44份配套文件,形成高质量的政策体系。

比如,针对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不符问题,顺德创新实施区内平衡调整土规,创造性地整理出8500亩可用于调整的用地规模,解决部分改造项目土地“挂起”问题

短短一年时间,顺德就首创了6种“村改”范例,为有效解决土地权属复杂、各方利益难以平衡等难题蹚出了一条路子。

资源如何匹配?

改造成本高是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另一只拦路虎。事实上,随着城市化的发展,土地价值持续释放,很多资本方都想进入顺德发展房地产。2018年,顺德土地市场拍出的楼面价最高达12518元/平方米。

不少村民也希望通过“卖地”来获得巨大的一次性收益。但“工改商”的模式容易挤压制造业生存空间,并不符合顺德区域的长远利益。

实体经济才是顺德的底色。在顺德的规划中,坚持“二改二”是最大的目的,只有夯实实体经济,才能收获未来。

但和普通征地不同,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土地整理成本平均每亩要高出50万—100万元。如果改出来的土地成本太高,制造业市场很难接受,更别提用来建设现代化产业园了。

于是,顺德通过加大政府和国有资本投入,释放国资撬动功能,加快国资参与建设一批产业园区,避免工业地产推高制造业成本。“在改造过程中,政府的目的是获得未来发展空间。”顺德区委常委梁伟沛说。

然而,面对总量达13万亩的村级工业园改造,仅靠国资难以支撑,也不可持续。只有得到市场认可,实现市场配置资源,才是有活力的改造。

一边将企业请到顺德,一边主动走进深圳、长三角、香港等地,过去一年,顺德区镇两级连续举办多场招商推介活动,向全国各地企业详细推介顺德园区改造的市场机会。

同时,抓住实验区建设机遇,顺德集中推出一批利好政策,包括新型产业用地、土地混合开发、土地一二级联动、单一主体归宗改造等,政府让利力度切实减轻了企业改造成本。

广东申菱环境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潘展华表示,按照过去的政策,新建工厂只能有7%的土地用作研发、办公,现在一下子可提高到20%甚至30%,对企业而言是一场及时雨,公司现在正加大科技研发投入。

优服务、提效率,正是因为顺应市场、尊重市场,顺德村级工业园改造赢得了一批市场力量的支持。顺德万洋众创城是万洋集团进军珠三角的首个项目,首期规划建成约28万平方米工业厂房,计划引进上百家中小微企业,打造新一代绿色生态智造产业园。

浙江万洋集团总裁吴建明介绍,得益于顺德“容缺受理”和“信任审批”改革,万洋众创城项目实现9天办好建设审批手续,首期厂房90天封顶。

本土企业也主动参加“村改”。位于伦教的顺德区华南机械城是占地总面积达4240亩的企业自主改造项目,拟分四期开发建设,一期投资2.4亿元。

干劲如何凝聚?

从“要我改”到“我要改”,不仅村民和业主有这样的思想转变,顺德干部队伍也有着同样的经历。

因为困难重重,刚开始,不少干部都有畏难情绪。有人觉得太难了,最好不要碰,选择一条更好的路径。有人觉得不要全部动,搞几个容易出成绩的项目就好了。

但顺德选择了一条最难的道路,全面铺开,十个镇街一起改。在一线深入了解各个园区情况后,顺德区委、区政府组织了多场企业座谈会,问计企业家,详细了解市场对改造的需求。

随后,顺德村级工业园改造定为“头号工程”,集中全区优势资源支持“村改”,并召开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动员大会,10个镇街书记上台表态,立下“军令状”,作为一项重要承诺通过媒体向社会广泛传播。会后则定期向社会公布各镇街改造进度,每半年召开一次现场会进行工作总结,在全区形成“比学赶帮超”的火热局面。

顺德将“村改”作为发现、培养、历练干部的练兵场,选派近200名中青年干部担任村居第一书记等职务,选派100名区直机关优秀干部驰援镇街“村改”办,选派54名公安干警下沉到村居,区镇合力啃下一个又一个“硬骨头”。

基层干部点燃了干事创业的激情。“星期六保证不休息,星期日休息不保证。”乐从镇“村改”办副主任胡晃耀说,“5+2”“白加黑”是所有““村改”人”的工作常态,因为不同的主体有不同的诉求,只有扎根基层,用心听、用心讲、用心做,才能真正获得村民的支持。

把问题化解在基层,顺德充分放权,推进审批改革打通项目关键节点。目前,顺德已将30项国土管理、57项规划报建等权限下放镇街实施,还通过推行“容缺受理”“信任审批”,实现“一竿子到底”。

踏平坎坷成大道。渐渐地,顺德“村改”打开了局面,从村民到市场主体,主动改造的意愿愈发高涨。

近日,北滘镇桃村村级工业园首期改造项目仅用了5个小时表决通过,同意率达到96.11%%。北滘镇委书记张新杰表示,从2018年就开始深入桃村宣传发动,工作人员风雨无阻走街串户,赢得了村民支持,此次表决也创下了近年来北滘村集体表决通过率、同意率的最高纪录和最快速度通过纪录。

长期观察顺德改革的本土学者、佛山市委党校原副校长何劲和感慨,村级工业园改造仿佛让顺德重回上世纪90年代产权制度改革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,不仅为顺德改出了空间、改出了巨大红利,也闯出了高质量发展的顺德路径。

南方日报记者 蒋晓敏 熊程 张培发

首页 - http://forenuser.com